您的浏览器过于古老 & 陈旧。为了更好的访问体验, 请 升级你的浏览器
Ready 发布于2014年07月28日 22:06

原创 朱厚泽:忘记了历史,就只能在原地踏步

34 次浏览 读完需要≈ 3 分钟

内容目录

《炎黄春秋》创刊15周年了,要讲祝贺的话、希望的话,我想讲这样两句话:一句叫保留记忆,一句是保存信史。一个失去记忆的人,是无法理喻的人;一个忘记历史的民族,是无法预期她的未来的。忘记了历史,就只能在原来的地方踏步,只能在已经逝去的生活里往复循环。记得上中学的时候,我们清华中学图书馆里有好些书,我们这些刚懂事其实还很不懂事的毛娃娃,就拿起梁启超的《饮冰室文集》胡翻,有些好像看懂了,其实好些也没有看懂。这些年我又重新看梁启超的一些文章,感到有些惊异,也有点悲哀。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,基本上没有超出他们思索的范围,没有超出他们那个时代提出的问题。有一些大报上发表的冠冕堂皇的文章,其实好多是梁启超那个时代已经批判过的东西,现在居然拿出来,当作发明,大登特登。

所以,我在想,一个失去记忆的民族,是一个愚蠢的民族。一个忘记了历史的组织,只能是一个愚昧的组织。一个有意地磨灭历史记忆的政权,是一个非常可疑的政权。一个有计划地、自上而下地迫使人们失却记忆、忘记历史的国家,不能不是一个令人心存恐惧的国家。

《炎黄春秋》在保留记忆、保存信史上做了许多努力。我和好多读者都感到非常高兴,刚才李锐同志讲了一段话,我觉得很值得注意。《炎黄春秋》有这么多老同志的关心和支持,要刊登一篇陆定一同志去世前的谈话,作者和编者还不得不把他老人家谈话中的某些个别内容进行“删节”或“改头换面”,才便于发表。这能不让人感到一丝悲凉吗?

就这样生活下去,让我们的后辈也这样生活下去,行吗?这总是不行的吧?争取到像李锐同志刚才所讲的那样的环境,把宪法早已明确宣示了的思想自由、言论自由、新闻自由、出版自由在现实生活中充分兑现,这是像我这样年龄的人,一个深深埋藏在心中的希望。而要使这种希望成为现实,恐怕是不能光靠等待的。

《炎黄春秋》得到这么多老同志的支持,大家一起来为这个希望的实现而努力。

《炎黄春秋》要在( 保留记忆、保存信史) 这两个问题上做得更好,就要在( 鉴别真伪、揭穿谎言) 这两条上,进一步认真下功夫。那么,我想《炎黄春秋》也就一定能在( 以史为鉴、开拓未来) 这两条上,作出更大的贡献。

祝杂志办得更好,谢谢。

(编者按:此为朱厚泽于2006年在《炎黄春秋》杂志创刊15周年庆典上的讲话。)

  • CodePlayer技术交流群1
  • CodePlayer技术交流群2

0 条评论

撰写评论